首頁> 集團動態 正文

【廣電故事】回望《“八八戰略”15年》

2018-10-17 09:45:40 來源:浙江衛視 作者:江翊騏

7月18日,三集政論紀錄片《“八八戰略”15年》后期基本敲定,桑海斌發了一條朋友圈,配圖是政論紀錄片的剪輯界面以及一張病假證明。連續的高強度剪輯工作,讓身體終于發出了抗議。

三個月前,正在剪片子的金亮突然被拉入了一個名為“8815合作社”的微信群聊。那時,他還沒有意識到接下來自己將面臨的,是這樣高強度的任務——三個月,三集政論紀錄片,橫跨“八八戰略”實施15年。

時間緊、資料線索龐雜、理論站位高。《“八八戰略”15年》政論紀錄片工作組面臨的是前所未有的挑戰。

時間緊,是這次政論紀錄片制作面臨的最大挑戰。以往,一部專題片的制作往往需要耗費近兩年的時間,至少也有半年時間。而這一次,從4月17日工作組成立,到最終成片播出,僅僅只有三個月。

為了更深入地理解“八八戰略”,寫稿組閉關一個月,閱讀了《“八八戰略”思想與實踐》《“八八戰略”與四個全面》等書籍,看完了歷年的影像資料和素材。從蕭山湘湖到淳安千島湖,再到杭州納德酒店,寫稿組的成員經歷了3次封閉式寫稿。首先擺在大家面前的是思路問題。有關“八八戰略”,素材非常豐富。“我們帶過去的,光打印資料就有這么厚。”金亮邊說邊比劃著,大概有兩本現代漢語詞典那么厚,“還有十幾本書和各種帶子,更不要說電腦直接查的電子版了。”如何謀篇布局、串聯起這15年,便成了最讓大家頭疼的問題。

“第一稿寫出來不是很滿意,于是在湘湖封閉完又馬上去淳安封閉了十多天。每天就是上午寫稿,下午討論,晚上看帶子。”從開始著筆到最終成稿,孫宇一共修改了25版之多,“開始的時候幾乎是一天一稿,寫到后來其實非常痛苦。有一段時間,每天只能寫出三四百字。”“連做夢的時候都在看材料,夢里還像演《盜夢空間》一樣會和自己對話:這個故事好,你醒來不能忘了加。”蔣錸回憶道。

同樣感受到時間壓力的,還有拍攝組。從6月初接下拍攝任務到7月初審片,留給拍攝的實際只有20天。

“最大的問題還是天氣。”負責空鏡拍攝的王文炳說,“政論紀錄片的空鏡拍攝對天氣的要求很高,而本來就短的拍攝時間里,還有一個星期在下雨。”于是,哪兒天晴就先拍哪兒的鏡頭,杭州灣跨海大橋、杭州灣新城、舟山跨海大橋、錢江新城、西湖、奧體中心……攝制組成員們始終跟著天氣在跑。

剛接到任務時,王文炳所在的攝制小組群名叫“空鏡組”,而等到任務結束時,已經改成了“凌晨3點起床組”。為了等待日出、日落的最好鏡頭,凌晨3點起床拍攝、晚上8點收工吃晚飯成了攝制組的日常。“在舟山的時候,我們穿著短袖短褲去的,結果當天下雨,不少人都吹感冒了,遂昌臺的同事晚上連飯都沒吃直接回賓館睡覺了。”

“最難的還是時間緊,留給后期的只有大概兩周的時間。”已經有十多年的專題片制作經驗的龔奇,還是忍不住感慨時間之緊迫。“那也沒辦法,通宵達旦也要做出來。”龔奇說。為了讓片子更具有可看性,朱賢勇在畫面、音樂的選擇和節奏的把控上花費了不少時間,剪到凌晨兩三點是常有的事。而龔奇則更習慣早起,常常是早上五六點就坐在電腦前開始剪片了。

除了運用新系統,此次政論紀錄片前期拍攝,還采用了log格式。龔奇說,“我們想在畫面上做一些突破,log格式可以最大程度的保留圖像信息,后期調色的創作空間更大。”“凌晨第一集最后一遍了”“第一集凌晨最最后的輸出”……龔奇的電腦里,裝了無數個版本的輸出。“從命名里你也可以看出我們有多崩潰了。”龔奇笑道。

封閉寫稿的日子里,孫宇對蔣錸說:真想有個時光穿梭機,看看節目播出時候的我們,看看我們是怎么熬過去的。經過三個小組的努力,三集政論紀錄片《“八八戰略”15年》最終呈現在了熒屏上,不可能完成的任務最終變成了現實。

返回首頁
  • 时时彩100本金十期方案